2019年05月24日星期五

图片报道

江西16家省、市金融机构向

金融业高管弃领年终奖

相关新闻报道

Mysteel产经晚餐:国企混改

【图侃产经】2018年两岸贸

共青团中央主管的《新产

未来没有程序员

Mysteel产经晚餐:黑色期货

产经

未来没有程序员

未来没有程序员

10月24日,在这个让无数程序员纠结的日子里,由西安市政府主办,中软国际执行举办的“全球程序员节”在西安正式开幕。作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城市,西安承办全球程序员节显然有更多的实际目的。但对于参会的众多嘉宾和观众来说,关注未来是最核心的主题。

程序员的“野心”

在今天,程序员可以说是科技含量十足的技术工种。虽然伟人说过,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但实际的推广也只是计算机程序的使用。真正走入程序员行业的人还是少数,甚至在社会上对程序员有一些刻板印象——比如宅,不懂情趣等。

在10月24日全球程序员节的主会场上,来自各个领域的嘉宾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程序员的世界是充满活力与激情的,程序员的情趣,都隐含在数字世界之中。

计算机专家梅宏院士的演讲主题《软件定义世界》,就很好的阐述了程序员的“野心”。在未来的世界中,没有什么不可以编程。就如本次全球程序员节的主题:数字世界,码动未来。

未来没有程序员

梅宏院士

梅宏院士畅想,在未来万物皆可互联,一切皆可编程。编程可以进入所有领域,不再是提供一个简单的工具。

而真的要做到这一步,我们要做的就不仅仅是“计算机普及从娃娃抓起”,而是“编程普及从娃娃抓起”,只有这个世界上所有解决问题的人都具备编程能力,才能实现用软件解决问题。

然而这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是极大的挑战。

还“不错”的中国软件产业

就在今年下半年,因为一连串的事件,掀起了全民讨论中国缺“芯”问题的热潮。相比之下,对于中国软件行业的发展,业内和观察者的看法是“不错”。

根据中软国际CEO陈宇红博士介绍,近年来,中国软件产业以每年1万亿的规模高速增长。至2017年,全国软件业务收入已经达到了5.5万亿元人民币。

在产业方面,中国共有3.5万家软件企业,其中收入过百亿的龙头企业有17家。软件行业从业人员586万人,就是不到600万的程序员创造了5.5万亿的产业收入。

工信部原副部长杨学山教授也表示,中国数字化经济目前也进步迅速。据权威数字经济报告统计,中国数字经济比重已经占据到GDP的26%-30%。

无论从产业端、还是从消费端看,中国软件产业确实发展的“不错”。

“不错”背后的发展隐忧

但在看似繁荣的产业背景之下,软件能力的缺失、行业重视程度不够,是中国IT产业除了缺“芯”之外的另一个致命隐忧。

在核心软件领域,尤其是操作系统、工业软件等方面,中国几乎完全依赖进口。操作系统的情况众所周知,而在工业软件方面,据统计每年中国为购买进口工业软件的费用——包括注册费、版权费、续租费等——在百亿美元之上。

陈宇红博士亦提供一组数据。2017年,全国GDP排名前50的城市在信息服务方面的投资共有300亿元人民币左右。

300亿看起来很多,但对比起这50个GDP排名靠前城市的公共总支出——6.5万亿来说,仅占0.5%。

与其对应的,经过对这些城市软件服务企业的调研发现,超过一半的企业人数不到50人,只有12%的企业人数在200人以上。这就注定了软件产业在地方经济中带动力有限,难以成为发展的驱动力。

而造成这一切的,一部分是长久以来中国企业发展痼疾,比如资源与能力的不匹配,上级政策朝令夕改等。还有一部分则是中国工业软件设计人才的缺乏。向上追溯,就是真正肯进入程序员行业的人数量上的缺乏。

人人编程

如果说,企业发展问题是整个国家系统环境问题,仅靠软件行业的呼吁无法解决。但编程人才的培养,却可以早日提上日程。

在本次全球程序员大会上,主办方还邀请到了全球年龄最大的程序员——现年83岁的若宫正子女士。若宫正子女士在演讲中,展现了日本目前广泛而良好的编程学习氛围。日本官方、民间均有大量面对儿童、青少年,以及老年人的编程培训机构。

而这在很多发达国家,已经属于常态。日本早在2012年就已在中小学生中普及编程教育;英国2014年新教育大纲规定编程为5-16岁学生的必修课;法国把编程纳入了初等义务教育的选修课程;北欧一些国家,如芬兰、爱沙尼亚等国家,也把编程作为一门非常重要的义务教育学科来学习。

时政 |市场要闻 |生活 |社会 |微视界 |风云人物 |明星八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