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4日星期五

图片报道

明晚局地大雨+暴雨|高

【2019中考访谈】石家庄

京张高铁,年底开通!

张一鸣做手机?会重蹈锤

【2019中考访谈】决胜中考

桥头荷花节今天盛大开幕

Video

我國短視頻創意初探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第4期

【摘要】短視頻創作有其獨特的創作規律,本文從影像特征和用戶心理兩個維度進行探討,應用符號互動、接受美學、社會心理等理論,發現短視頻在文化、形式和意義上的一些創意特點。

【關鍵詞】短視頻﹔影像﹔心理﹔創意

相比短視頻的迅猛發展,其相關理論研究顯得遜色許多。相對於語言研究比較成熟的理論范式,視覺研究目前依然是一個探索性的、發展中的新興領域。[1]短視頻創作不僅要遵循傳統影視的創作規律和網絡視頻的傳播規律,而且具有其特有的規律和邏輯。本文從短視頻的影像和用戶心理兩個維度來探討短視頻的創作規律和創意特點。

一、短視頻的影像特征

短視頻作為一種影像形式,相比傳統影像,存在明顯差異。那麼,短視頻是一種什麼樣的影像呢?

(一)短視頻的文本特征

1.碎片化影像

快手在2017年最先給出定義,“短視頻的工業標准是:57秒,豎屏”。第二天今日頭條給出了不同的定義,“短視頻最適合的主流播放時長是4分鐘”。2017年,作為用戶滲透率最高的短視頻平台——秒拍,給短視頻下的定義是:“短視頻不需要被定義,秒拍就是短視頻。”

視知TV創始人馬昌博認為,無論是快手的1分鐘還是今日頭條的4分鐘,兩者對短視頻的定義都符合平台自身的邏輯。對於一個場景、一個謠言,或者一個知識點,1分鐘足以解釋清楚﹔但是對於一個故事或一個邏輯,4分鐘的時間可以解釋得更清晰、更完整。每個平台都有各自的平台屬性和用戶特征,因此平台的生產方向也各有差異。

到底什麼是短視頻?短視頻,從字面上理解,即短片視頻。而本文所討論的短視頻,主要是指以新媒體平台作為主要傳播渠道,播放時長控制在5分鐘以內的短片視頻﹔是一種有異於圖文和傳統影視的新興傳播載體﹔無論是內容形式還是傳播特點,它都有短小和碎片化的特征。

與傳統影像相比,傳統影像強調的是一種視聽藝術類型,是一種講故事的藝術形式。而短視頻的內容更加寬泛,既可講故事也可回避故事。短視頻是以技術為前提,用碎片化的影像“記錄”生活。

2.適合手機終端的豎屏

豎屏視頻(Vertical Video)格式是隨著4G時代網絡視聽業的不斷發展應運而生的。豎屏視頻摒棄了寬屏4︰3或16︰9的視頻格式標准與審美品位,而且在畫面的敘事策略上也大相徑庭。Scientia Mobile發布的信息表明,在美國市場,手機用戶在94%的情況下都是以豎直的方式拿著手機。《紐約時報》的前視頻制作人巴拉卡特(Barakat)的研究表明,即使一開始的手機短視頻是以橫向的觀看方式生產的,但很多人寧願忍受畫面的黑邊,也不願將手機翻來轉去[2]。

在國內,各類型的視頻節目中都有豎屏視頻的蹤跡。在資訊類視頻中,2019年,“學習強國”客戶端在新年期間,推出了“習近平向全國各族人民拜年”豎屏短視頻。畫面信息清晰醒目接地氣,激起了大家心中的暖暖情意,並在短時間內獲得了大量的轉發與評論。在訪談類視頻中,《和陌生人說話》是騰訊推出的首檔豎幅構圖的人物採訪節目。訪談節目本身就是以人物為中心,豎屏的形式,更好地突出了人物,表現了細節。

碎片化影像和豎屏格式是短視頻顯著的文本特征,這些特征與中國快速發展的移動互聯網特征相吻合,順應了時代的發展方向。

(二)“期待視野”中的短視頻

接受美學理論認為:獨立意義的產生並不來自文本自身,它與每個讀者各自的經歷、文化素養以及理想等因素息息相關,因為這些因素會綜合影響個體形成不同的文學作品的欣賞要求和賞析水平。因此,個體在理解和解讀作品時會產生差異,文本的意義和價值在差異中得以體現。在接受美學理論中,這稱之為“期待視野”。

以秒拍、美拍、快手、抖音等短視頻APP為例,這些都是具有社交功能的短視頻平台。它們的共同特征是:用戶廣、操作易、即時性、分享性、娛樂性、互動性。新媒體時代也稱之為“受眾時代”,這些短視頻在傳播過程中,以受眾為中心,及時有效地向受眾傳播內容和價值導向,這與接受美學的核心主張“走向讀者”如出一轍。短視頻用戶在理解和參與短視頻的過程中,又以各自的“期待視野”與短視頻互動,短視頻的意義也就在互動中得以實現。短視頻與用戶互動有哪些特征?

1.“選擇性接觸”:頻繁互動下的生產與分享

时政 |市场要闻 |生活 |社会 |微视界 |风云人物 |明星八卦 |